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left.htm
新闻中心  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开源,能否成为芯片困境破局之道添加时间:2019-06-07

  科技日报记者:张盖伦

  “时间已经是周六晚上 9 点,在计算所大楼的 1105 小会议室……我们开源芯片工作小组一直在奋战,虽然建开源芯片生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但大家都在争分夺秒,都希望它能早一点落地,早点起作用。”

 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,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包云岗发了条微博。

  在华为被列入美国商务部“实体名单”后,RISC-V 这一开源指令集架构获得了更高的关注。包云岗认为,RISC-V 指令集有望像开源软件生态中的 Linux 那样,成为计算机芯片与系统创新的基石。

  近日,他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,聊了聊开源芯片。

  开源芯片生态建设还在婴儿阶段

  不同于要收取高额授权费的 ARM 架构,RISC-V 并不掌握在任何一家公司手里。

  RISC-V 于 2010 年诞生于伯克利大学。它定义了开放免费的指令集,结合 BSDLicense 开源协议就可以提供自由开源的处理器实现。该协议允许使用者修改和重新发布开源代码,也允许基于开源代码开发商业软件发布和销售。

  这是一个精简漂亮的系统架构。2018 年,中国开放指令生态(RISC-V)联盟(以下简称 CRVA 联盟)成立。CRVA 联盟旨在以 RISC-V 指令集为抓手,联合学术及产业界推动开源开放指令芯片及生态的健康发展。包云岗是该联盟的秘书长。

  “说起开源软件,大家都非常熟悉。相比之下,开源芯片的发展还处在‘婴儿’阶段。”包云岗说。

  开发芯片的成本高,主要高在四个模块:流片、IP 核、工具链和人力。“一个像麒麟那样的芯片里,有上百个 IP 核,每个 IP 核都要钱;而所有的工具链几乎都掌握在三家美国公司手中,要把工具链准备齐全,也会需要几千万;在反复验证芯片设计是否可行的过程中,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。”开源,可以显著降低后三部分的成本。

  当然,要形成像开源软件那样的生态,可能还需要 10 年到 20 年。如果能做成,芯片开发的门槛可以大幅降低,成本能下降一到两个数量级。现在芯片领域被形容为“投资黑洞”,但未来,借助开源工具链和开源 IP,“也许能像开发 APP 一样开发芯片”。

  完善自己的开源社区和托管平台

  其实,美国很多有影响力的开源项目都来自学界。包云岗也希望,搭好舞台,做好基础设施,让更多人愿意参与开源社区,从而完善开源芯片的生态。

  做开源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——它可以帮助解决“卡脖子”问题。不过,在特殊情况下,开源的世界,是否也会突然关上大门?

  包云岗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有的开源平台由基金会管理,比如 Linux,实现程序员自治;而有的开源平台由公司管理,比如由谷歌控制的安卓和 Tensorflow,这种开源基本是“我开放,你来用”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.htm